全站搜索
当前日期时间
新闻搜索
新闻详情
外宣翻译的苦恼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4-09-25 12:23:49    文字:【】【】【

外宣翻译的苦恼

徐明

        我从事外宣翻译已有40多年。回忆起当年参加工作的时候,最初受到的教育就是对外宣传要有针对性,要说人家能够听得懂的话。几十年后,今天我们也还在讨论这个问题——话语权的问题。

        国际话语权离不开外宣翻译。我在国外待了六七年后回来看稿子,看第一篇稿子时,真的有点看不懂了,那是很典型的外宣品,为什么看不懂呢?大概是离开这个岗位太长时间了吧。我于是拿中文反复对着看,才看懂了。如果说连我都看不懂,那外国人能看懂吗?究其原因,主要是一些说法太中国特色了,不光是句型、词汇,还有表达的方式,都与外国人的阅读习惯不同。于是我就尽量去作改动,但改到一半以后就不改不下去了。为什么?改不胜改。再改下去就所剩无几了,还有可能犯错误。后来我逐渐适应了,又回到了老路。

        有过这方面经验的同志都知道,我们聘请外国专家,有的时候常与他们争斗,为什么?他们经常把你的稿子改得面目全非,倒不是英文翻译有多少问题,或语法有多少问题,而是我们的写法有问题。我们为了与中文一致,就跟他们打架。打了一段时间之后,我们胜利了,外国专家也顺从了,但外宣效果呢?现在有的外国专家改的稿子,有时候比我们还要,他们也在慢慢改变,在适应我们的外宣文化。其实,这并非是我们所希望的。我们希望通过外国专家的改稿,使我们的书稿更符合国外的习惯,让国外读者看得懂、愿意看,也就是说能在国际上取得话语权。

        、外宣翻译存在的四个根本问题

        )内宣和外宣不分

        外宣要能够成功取得话语权,根本的一条就是:要让人家愿意看你的东西,并能看懂你的东西。如果不愿意看,又看不懂,那你做的工作全部白费。这个问题各位专家也都谈到了。如果说外宣有什么不成功的,那最大的问题是内宣和外宣不分。因为我们大量外宣品的内容都来自于内宣,有的仅做了一点改动,有的照搬。实际上,很多内宣的东西是不适合对外的。比怎样翻译的问题。媒体上铺天盖地地都在谈中国梦,各种版本很多,而且各个部门、各个单位、各行各业都有自己的解读。这对内没有问题,但对外要有统一的宣传口径,不然会适得其反。

        所以,内宣的东西直接用来对外会带来很多的麻烦。从主观上来讲,我们是希望内宣和外宣能够分开,外宣要有自己独立的宣传途径和做法,但现在实际上也很难分开了。为什么呢?因为现在新媒体的产生以及中国对外开放以后,外国获取中国信息的渠道越来越多,不光有许多外国记者,还可以从其他方面,包括网络,获取不同的信息。你在这儿宣传某个政策怎样好,可某一个村里面出了一件大事,处理得好,可以得分,处理不好,马上失分。政府讲了很多,外宣部门做了很多宣传,一下子全没有了。汶川大地震就是很好的例子。政府并没有刻意地做很多的宣传,但国内国外媒体引导得好,起了正面的作用。

        (二)缺少外宣研究

        要做好对外宣传,就必须研究受众,研究自己。我们做外宣翻译、外宣出版离不开研究。而现在这些外宣单位有多少有自己的研究机构?就是有,又有几个能与实际结合起来?我们的外宣编辑、翻译必须加强研究。外文局有个研究中心,但如何将他们的研究成果与日常的对外编辑、翻译工作结合起来,需要做进一步的讨论和研究。

    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翻译部门的同志经常参与外宣选题的研究,结合工作,探讨外宣的效果。那时,在翻译一些政府文件的时候,上级很重视翻译的意见。周总理甚至要求翻译人员在文件起草的时候就介入,以考虑国外受众的因素。外文出版社本来是外国人称之为政府对外宣传的专门部门,用英国人的话讲是Government Printer,政府需要对外发表的外文文件均由外文出版社出版,领导人的著作也由外文出版社出版。但是这样的机构,这两年也被企业化了。被企业化的结果是什么呢?更没有人研究对外宣传对外翻译了。每个人都开始有经济指标,要挣钱,要揽活,别管揽来的活是外宣的还是普通市场的书,只要能挣钱就可以了。在这种形势下,60多年苦心经营的对外宣传单位,一下子就变成了赚钱奋斗的企业化单位。对编辑和翻译来讲,你来什么稿子,我就给你翻译成什么样。稿子写得好,可能翻得好一点,写得不好也就马马虎虎过了,很少有人会根据国外受众的特点进行改进或改编,甚至引文准确不准确,也不管。有的引文本来就是从外文翻译成中文的,中文稿又不提供原文出处,到翻译这一步,有人就把中文再翻译成外文,而不是找原文,这等于说是在给别人编话。类似这种情况很多。

        我们的受众跟我们生活在同一个世界里,但不是同一个环境,他们的思维方式和阅读习惯都是不一样的,另外加上不同的政治环境、历史环境、文化环境、生活习惯等,要想在翻译中求同,让人家懂,也是挺难的。比如,我们谈到领土问题时,总是说某某地方自古以来就是属于中国的,那自古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清朝,元朝,还是西汉?这种比较虚的东西无法说明问题。所以在外宣材料中,就必须有具体的时间,列出法律上的依据,如最早的管辖权、居民的居住时间等。其实,我们完全有这些证据,但图省事,或缺乏研究,就使得对外宣传苍白无力了。

分享到:
脚注信息
南宁市言成翻译有限责任公司网站 桂ICP备12003798号
地址:广西南宁市东葛路27号银宇大厦A座第9层905号 邮编:530022 电话:0771-5712687  传真:0771-5712687 XML地图-HTML地图
QQ:64679306 / 2369229590  Email: [email protected]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2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