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
当前日期时间
新闻搜索
新闻详情
我译,故我在!——海姆教授的翻译与研究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3-06-17 23:39:08    文字:【】【】【

我译,故我在!

——海姆教授的翻译与研究

罗选民  清华大学

        迈克尔亨利海姆教授在与癌症顽强斗争多年后于2012929日与世长辞。消息传出后,美联社、洛杉矶时报、波士顿全球论坛、美国写作学会等纷纷撰文悼念这位杰出的学者、翻译界的巨匠。一个共识是:迈克尔亨利海姆无疑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翻译家之一。他宽厚诚恳的性格和乐于奉献的精神影响了许许多多的人。在过去的半个世纪,海姆先生在国际文学翻译界的成就几乎无人可及。

        海姆所获得的荣誉很多:当选美国艺术与科学学院院士(2003)、古根海姆学者奖(2005)、美国笔会/拉尔夫曼海姆翻译终身成就奖(2009)、美国斯拉夫与东欧语言教师协会终身学术成就奖(2012,UCLA杰出教授。然而,在所有这些荣誉和光环下,我更关注的是他孜孜不倦而为之献身的翻译事业。我想,以我译,故我在来描述海姆教授,是恰当不过的。他为翻译而生,为翻译而死。

        海姆教授毕业于哈佛大学,获斯拉夫语言文学博士学位,他的导师就是蜚声世界的著名语言学家罗曼雅柯布森。海姆紧随导师的足迹,在学习外国语言方面达到如痴如迷的地步。他学习多种语言是为了从事文学翻译,而文学翻译,就是要达到真、善、美的境界。他妻子普里西拉海姆说,无论他学习什么语言,都会在学习那种语言的词汇中入睡即便在临终前清醒的时刻他也是如此。他掌握了15种语言,把多部斯拉夫语(俄语、捷克语、塞尔比亚语/克罗地亚语)和其他欧洲语言(荷兰语、法语、德语、匈牙利语、罗马尼亚语)的文学原作翻译成英语,使这些小语种文学在英语世界得以丰富,广泛流传,海姆教授也因此为国际翻译业界所瞩目。

        早在1975年,海姆翻译了《契诃夫书信集》,被《纽约书评》(New York Review of Books)誉为探知契科夫思想的最佳英文导读。他所翻译的具有不朽价值的600页柯尔内楚科夫斯基(Kornei Chukovsky)日记,被认为是从1901年到苏联统治期间了解俄罗斯社会的一扇最重要的窗口。他翻译的托马斯曼的《威尼斯之死》获得了海伦-库尔特翻译奖(2005)。由于他的翻译忠实并保留原文的特色,他从很多杰出的美国同行里脱颖而出,被选定为甘特格拉斯所获诺贝尔文学奖作品《我的世纪》(My Century)的英译者。海姆翻译了捷克小说家米兰昆德拉《笑忘录》等几部作品,这些翻译在英语世界广为畅销,让后者在国际文学界获得了更高的声誉。韩少功的中译《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据的就是海姆从捷克语翻译成英文的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

    “只要有比我更出色的小说家,我就愿意翻译他们的作品,也能翻译他们的作品。这是海姆在2006年接受UCLA Today采访时说的。他从不认为自己是一位小说家,也不认同翻译是一种创新。他始终坚持,翻译要保持他者的特质,同时又要融入目标语言之中。美国国家广播电视台评论员、诗人安德雷科德斯库(Andrei Codrescu)对海姆教授翻译他的《诗选集》(So Recently Rent a World : Selected Poems, 1968-2012)有这样的评论:我个人以为,他出色地用地道的美国英语把我的原著翻译得非常自然、贴切。他以一种官方仪式永远不能奏效的方式让我入籍美国。他带领了很多读者、学生、政治家,而不仅仅是作家进行了探索之旅,能在不放弃他者性的前提下,让他们感觉不到客居异域。他的译作蕴含了任何伟大人文学者的那种超凡——永恒与权威。

        海姆教授始终遵循自己的翻译理念,既要保持原作的特质,同时又得融入目标语言之中。所以,他的译著不仅保留了原作的风味,而且可读性很强。他反对以任何理由而牺牲两者之一的做法。所以,当昆德拉自作主张,在他的译本《生命不能承受之轻》上做少许修正并再版时,他拒绝自己的名字在译著上出现,因为,那不是他的风格,不是他要的翻译。译著上没有译者的名字,这是非常少见的现象,这从一个侧面说明海姆教授的严谨和超常的原则性。

        海姆的翻译得到美国文坛的公认,确实也是以杰出翻译家而闻名于国际译坛的。正因为海姆在文学翻译上取得的辉煌成就,他对非文学翻译的重视往往被忽略了。从2004年至2006年他主持了美国学术团体联合会(American Council of Learned Societies)的重大项目《社会科学翻译》,邀请了来自俄罗斯、法国、美国和中国的有关专家组成研究小组在不同的国家召开研讨会,讨论社会科学翻译的重要性,各国社会科学著作翻译的状况,摸索社会科学翻译的取材、标准、组织程序等,历时三年,最终制定了《社会科学翻译指南》,美国学术团体联合会以英、汉、法、俄、德、日、阿拉伯七种语言在美国出版。

为了推动社会科学著作的翻译,海姆教授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创办了文学翻译工作坊巴比塔翻译研究小组,练习翻译,还就翻译案例进行分析,让实践上升到理论的层面。他甚至利用UCLA和上海交大合办的孔子学院之机,来上海举办翻译工作坊,实践他的翻译思想。他还支持和鼓励笔者创办国际翻译学术刊物,以推动中美社会科学的翻译。2008年在上海举办的第18届世界翻译大会上,海姆教授、美国学术团体联合会国际部主任Andrzej Tymowski先生和笔者组成了专题小组,海姆教授谈社会科学的翻译教学及实践,而我的发言题目则是”Transpacific Translation JournalThoughts on Translation of Social Science”。海姆教授就是这样一位践行者,认定一个目标,就会坚定不移地为之奋斗。

        不少翻译家会轻视理论,也有不少翻译研究者小看翻译实践。但海姆教授不同。他对学术研究也是十分关注和投入。200410月在美国纽约的耶鲁会馆举行的第二次社科翻译研讨会上,海姆教授便请来了著名翻译研究学者韦努蒂(Lawrence Venuti)做主题发言,2006年在清华大学翻译与跨学科研究中心与美国波特兰州立大学召开的翻译与语言教学国际研讨会上,海姆教授做了”Rehabilitating Translation in the Foreign Language Curriculum : The Case of Chinese”的主题发言,他结合自己的教学实践,以汉语为例,讨论了如何在外语教学课程设计中来加强翻译的实践;201111月在杭州召开的首届清华一亚太地区翻译与跨文化论坛上,海姆教授做了”Translation and Scholarship”的大会主题发言。他从学术史视角,在回溯了西方学术史上人们对翻译的负面看法(认为翻译是不可避免之灾祸)的基础上,着重介绍了翻译负面形象是如何逐渐消失,以及近年来美国学术界为翻译作为一种学术活动达成共识做出的努力。总体说来,海姆教授的翻译研究与翻译实践是紧密结合的。

        我译,故我在!这是海姆教授一生的写照。他一直过着极为简朴的生活,开着旧车,除了书房满架的书和客厅里的一架家传钢琴外,家里几乎没有像样的摆设。直到他去世后,妻子普里西拉海姆才向外界透露,2003年海姆匿名捐出了73.4万美元作为美国笔会的翻译基金,用来支持每年十位入选译者的启动经费。目前该基金已惠泽近百美国笔会的翻译项目。只要翻译在,迈克尔海姆就在。他的存在让翻译步入文学最高的殿堂,他的翻译让世界文学繁荣、让人类精神激扬!

注释

        此书由韩少功和韩刚翻译,由作家出版社内部出版。据赵稀方介绍,该译著出版后的三、四年里就发行了十几万册参见赵稀方,被改写的昆德拉,《东方翻译》2011年第2期,第65-67页。

        来自101UCLA学校网站报道。

             200312月东京大学比较文学系主办的微型国际翻译研讨会,邀请了来自美国、英国、巴西、中国、曰本等约十余位学者参加此会。正是在这次会议上笔者荣幸地遇到了海姆教授。海姆教授回到美国后,写信邀请笔者参加《社会科学著作翻译》课题研究小组,从此开始了笔者与海姆教授多年的友谊。

        参见中国译协编《第十八届世界翻译大会手册》,2008

        杨文地,谈古论今汇通中西——”首届清华一亚太地区翻译与跨文化论坛综述,《中国科技翻译》2012年第1期,第1页。

    [作者简介]罗选民,清华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

分享到:
脚注信息
南宁市言成翻译有限责任公司网站 桂ICP备12003798号
地址:广西南宁市东葛路27号银宇大厦A座第9层905号 邮编:530022 电话:0771-5712687  传真:0771-5712687 XML地图-HTML地图
QQ:64679306 / 2369229590  Email: [email protected]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2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