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
当前日期时间
新闻搜索
新闻详情
对基础笔译课程中翻译标准的思考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3-02-21 16:51:33    文字:【】【】【
摘要:随着目前我国对翻译人才的需求增长,作为本科英语专业主干课程之一的笔译课“教什么、怎么教”,在理论界存在颇多争论。本文拟对“本科基础笔译课程中应该遵循什么样的翻译标准”这一热点、难点问题阐述自己的观点,首先从“直译意译之争”人手,对直译与意译的关系加以分析,提出视“直译”与“意译”为宏观意义上的翻译标准的观1点,然后结合基础笔译教学的待点,提出在此教学阶段翻译标准从“对等”回归于“信、达、雅”。

对基础笔译课程中翻译标准的思考

苏州大学外国语学院  曾艳

   【摘要】随着目前我国对翻译人才的需求增长,作为本科英语专业主干课程之一的笔译课“教什么、怎么教”,在理论界存在颇多争论。本文拟对“本科基础笔译课程中应该遵循什么样的翻译标准”这一热点、难点问题阐述自己的观点,首先从“直译意译之争”人手,对直译与意译的关系加以分析,提出视“直译”与“意译”为宏观意义上的翻译标准的观1点,然后结合基础笔译教学的待点,提出在此教学阶段翻译标准从“对等”回归于“信、达、雅”。

    【关键词】翻译标准;棊础笔译课程

    近些年,随着对外交流不断增多,我国的翻译事业蓬勃发展,社会对翻译人才的需求量日益增大,许多高校尤其是外语院校纷纷成立了翻译系,专门开设了翻译专业,积极培养高素质的翻译人才。笔译课作为英语专业本科教学的主干课程,课程设置本身也在改良,以前单一的笔译课逐渐分为基础和高级两部分:基础笔译部分重技巧的讲解操练,高级部分做到多样性,增加文体学、语言学、翻译学等相关理论介绍,这样区别设置翻译课程更有利于逐步提高学生的翻译能力。

    对于翻译教学应该“教什么、怎么教”、翻译课教学中是否应该教授翻译理论等问题,翻译界已经进行了大规模的探讨,出现了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局面。尤其对于“本科翻译教学应该遵循什么样的翻译标准”,更是存在着较大争议。本文首先从“直译意译之争”入手,对直译与意译的关系加以分析,提出视“直译”与“意译”为宏观意义上的翻译标准的观点,然后结合基础笔译教学的特点,针对这一特定阶段的具体翻译标准,提出从“对等”回归于“信、达、雅”。

     ―、直译与意译的关系——是翻译标准而非翻译方法

    (―)广直译与意译”之争——二元对立的翻译方法

    “直译与意译”之争由来已久,最早可能要算东汉时佛经翻译中关于“文”与“质”的争论,甚至有学者认为“直译与意译之争,在我国自有翻译之时起就巳存在”(罗新璋,19844)。直译意译孰是孰非的问题长期以来都是中国翻译界争论的焦点,不同时期的翻译家们各抒己见,各执一词。不过,目前翻译界似已达成了一定的共识:直译意译各有优缺点,需要在具体的翻译过程中结合使用。

    纵观翻译史,不难发现,直译意译往往被视为具体的翻译方法而形成“二元对立”,译者往往需要做出二元的判断直译好?还是意译好?”,仿佛除此之外别无其他翻译转换的可能性存在。同时,还可发现导致人们争论不休的原因之一,在于相关术语概念的模糊和不确定性:直译意译是一种方法区分,还是其他什么呢?

    在英语本科的笔译教材中,基本上都会将直译意译视为两种翻译方法加以介绍。如冯庆华编著的《实用翻译教程》就在第二章“语义翻译”部分以一节的内容介绍“直译与意译”,首先给出了直译和意译的定义所谓直译,就是既保持原文内容、又保持原文形式的翻译方法或翻译文字。……所谓意译,就是只保持原文内容、不保持原文形式的翻译方法或翻译文字”;然后从词语、成语、谚语、句子等层面举例比较这“最主要的两个翻译方法”。(冯庆华,200236)冯版教材把直译、意译作为翻译方法进行介绍,这不足为奇,译界在对直译与意译展开讨论时,一般都是将其作为具体的操作方法看待的。而且,冯庆华认为如果不能采用直译的方法用相同的表达方式体现同样的内容,则“一般采用意译为好”,而且“在特定的上下文中,直译与意译之间总会有一个优劣问题。译者往往可通过比较在两者中挑选比较合适的一个”。(冯庆华,200242)。很明显,直译意译被当作了非此即彼的二元选择,这也代表了很多学者的观点。

    不过,直译意译是否应该视为两种翻译技巧或翻译方法,译界也有不同的声音。张美芳曾在文章中说我们在这里把翻译过程中具体的操作方法……都类规为翻译‘方法’,而把那些能够包含多种方法的术语,如直译法、意译法、语义翻译法与交际翻译法、异化翻译法、归化翻译法等类归为翻译‘策略’。”(张美芳,20045

    (二)“直译与意译”之辨——高低不同的翻译标准笔者认为,冯版教材中给出的直译意译定义清晰明确,对学生理解掌握特定的“直译”“意译”的概念很有好处。但在基础笔译教学中,直译意译的定性和关系却不可不加以甄别。因为通过仔细分析,特别是查看意译的定义,便可发现把直译意译的关系确定为“非此即彼”是不太妥当的。就冯版教材中的定义来看,“意译”在此已等同于“译意”,完全舍弃原文形式了。奈达曾对翻译给出了一个定义:“ Translating consists in reproducing in the receptor language the closest natural equivalent of the sourc e - language message first in terms of meaning and secondly in terms of style. E. A. Nida and C. R. Taber 1964 12)从这个定义中可以了解,翻译时要尽可能地做到与原文的意义和形式对等,虽然由于语言文化差异的客观存在,翻译时很难既再现原文内容又保持原文形式,但即使在难以保持原文形式的情况下,译者也不能够立即完全放弃再现原文形式。所以在不可直译的情况下,不加思考地选择只“译意”的意译,就舍弃得太多了。

    因此,笔者认为将直译意译视为宏观意义上的翻译标准应该更为妥当。“既保持原文内容、又保持原文形式的”直译是译者的最高标准,而意译则是最低标准。译者在翻译时,应该总是在再现原文意义的同时,尽可能地再现原文形式,当然,情况不同,再现的度有多有少,所以真正的翻译实践往往在“完全再现原文的意义和形式”的直译和“舍弃原文形式、再现原文意义的”意译二者之间摆动。

    直译作为翻译的最高标准,应该是所有译者在翻译时追求的目标。但由于没有哪两种语言是完全相词的,而英语和汉语属于不同的语系,在语法、词、句、篇章等方面都存在巨大差别,要达到直译的标准是非常难的,在词语层面上或可对应,在句子层面完全对应已十分鲜见,遑论以篇章为翻译单位来考查了。

    不过,意译作为翻译的最低标准,却也不适用于大多数翻译实践,因为语言之间虽然差异性很大,但也不可忽视人类的大部分经验彼此类似这一事实,实际上,各种语言之间彼此相当的说法也很容易找到,所以一定程度上再现原文的形式是可能的。译者应该心存直译之念,在再现原文意义的同时最大限度地保留原形式。对翻译的初学者来说,理解这一点尤为重要,只有这样,方才不会囿于直译意译的盲目争论,也不会沉迷于取直译或取意译的貌似方便实则不忠实的翻译选择。以直译作为努力的目标、懂得了转换i吾言表达形式的必要性并有了意译做最后的限制要求,翻译操作的概念自然就清楚得多了。

    二、具体的翻译标准:从“对等”回归于“信、达、雅”

    (一)翻译标准的讨论

    与直译意译之争一样,关于翻译标准的讨论也一直是翻译界关注的热点问题。我国的翻译家们提出了众多的翻译标准,如文质之争时期玄奘奉行的“既须求真,又须喻俗”标准(石春让,2005);鲁迅埠出的“宁信勿顺”原则;严复1898年提出的“信、达、雅”三原则;1951年傅雷提出的“传神”论;1964年钱钟书提出的翻译“化境”说;“在全国使用面最广、影响最大”(张美芳,200112)的《英汉翻译教程》(张培基、喻云根等编著,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1980年版)提出的“忠实、通顺”翻译标准等等,不胜枚举。

    国外译界对翻译标准也从各个角度进行了多样的描述。早在1792年,英国著名学者亚历山大•弗雷赛•泰特勒(Akxander Fraser Tytler)在《论翻译的原则》一书中提出了翻译的三大原则,与严复提出的“信、达、雅”三原则可谓异曲同工。泰特簕认为“译文应完全复写出原作的思想”,与严复之“信”对应;“译文的风格和笔调应与原文的性质相同”,与“雅”近似;而最后一点“译文应和原作同样流畅”则与“达”相符。当代随着翻译学的兴起,关于翻译标准的说法更是层出不穷,如奈达的“动态对等”和“功能对等”,卡特福德(J. C. Catford)的“等值论”等等,都流行一时。

    (二)从“对等”回归于“信、达、雅”

    从本科教学的角度出发,对于学生而言,怎样的翻译才是理想的?为什么这个译本比那个译本“好”?基础笔译阶段究竟应该选择怎样的翻译标准呢?这些问题应该是笔译课教师在传授具体的技巧和方法之前就要让学生明确的。没有一个明确的翻译标准,学生在实践中必定如盲人骑瞎马。

    首先弄清基础笔译课程的定位将有助于我们对多元的翻译标准针对性地加以选择。基础笔译课作为入门级别的翻译课程,一般于英语专业3年级开设,每周12个课时,全年共计72个课时。此阶段的翻译学习,一要通过大量翻译练习,巩固提高学生的语言知识和综合语言能力;二要增进学生对翻译的感性认识,掌握基本的翻译技巧,增强翻译意识,培养对翻译工作的兴趣。正因为此,基础笔译课程便有别于以培养职业翻译能力为目标的翻译教学,具有了很鲜明的以翻译来提高并检验外语运用能力的教学翻译的特点。这门课程在为学生打开翻译宫殿的大门、展示双语转换的内在规律、培养学生翻译兴趣的同时,更为偏重双语差异的熟悉以及翻译技巧的掌握,而翻译文本的文体差异、译文接受者的类别差异以及因此带来的多元翻译标准的问题,并非本阶段学生必须解决的。

    因此,笔者认为,虽然翻译理论界目前尚无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绝对翻译标准,翻译标准多元化已成共识,但在基础笔译的教孛中,把握翻译标准时应该适应初学翻译者的需要,注重翻译标准的一般性和实用性。如果翻译标准变化多端,初学翻译的学生难免无所适从,所以对多元互补的翻译标准来说,教师只需简明扼要予以介绍,有兴趣的学生可以按教师推荐的书目课后自学。而教师应该从众多的翻译标准中选择一般标准,供学生在翻译实践中参照。那么,什么翻译标准比较适合基础笔译课程的需求呢?

    “对等”的概念是翻译教材中频频提及的,翻译时求“对等”几乎已成共识,用这一术语来约定翻译标准,似乎一语中的。但学生在实践中仍会觉得难以把握。怎样的译文才算是“对等”的译文呢?译文应该在哪些方面“对等”呢?所以,“对等”的内涵还得加以具体的分析讲解。而在翻译界,这一问题本就存在争论,大家众说纷纭、莫衷一是。那么,对于基础笔译阶段的学生来说,什么样的翻译标准最具有现实的指导意义呢?

    冯版教材提出“对翻译的初学者,我们可用‘忠实与通顺’这一翻译的基本标准。‘忠实’就是正确地理解和表达原文的思想,‘通顺’就是译文文字流畅地道。对初学翻译的人,不能使用过髙的标淮,因为这样一方面不现实,另一方面容易使初学者望而生畏。应该说,翻译能做到‘忠实与通〗顷’巳属不易,但是,随着学习者翻译水平的不断提高,我们有必要提出更高的要求”(冯庆华:20025)。应该说,这一翻译标准的提出是比较中肯的,考虑到了初学翻译者的实际情况。而《英汉翻译教程》(张培基、喻云根等编著)提出的“忠实、通顺”翻译标准,“忠实”标准的内容更全面更丰富一些所谓忠实,首先指忠实于原作的内容。……忠实还指保持原作的风格•…””(张培基,喻云根等,19807)这本教材使用面之广、时间之长现在还无有出其左右者,虽然此教材自问世以来遭人垢病不断,不过书中所阐述的翻译标准从客观上讲来却仍有其现实指导意义。这一“忠实、通顺”标准与严复的三原则正相契合。尽管现在提到“信、达、雅”颇有陈年旧事、老套落伍的嫌疑,但张经浩却认为:“如果现在的翻译家或者翻译理论家提出的新说的确比严复的‘信、达、雅’高明,那无疑应采用新说。但问题是,现在的新说不见得有哪一个比严复的高明。”(张经浩,199650

    据笔者在学生中做的调查,有近85%的学生在基础笔译课程开始前知道严复的“信、达、雅”,既然此三字原则一方面并未过时,另一方面又为学生所熟悉,那么,只要对其加以准确定性,完全可以作为初学者的翻译标准信忠实于原文的意义;“达”——译文流畅自然;“雅”——保持原作的风格。对于“达”,译者是比较容易判断把握的,但对于要求“忠实于原文意义”的“信”以及“保持原作风格”的“雅”,还需授课教师从宏观到微观,阐释清楚“意义”和“风格”的内涵和具体构成。陈宏薇在《新实用汉译英教程》中从符号学的角度提出“意义相符、功能相似”的翻译标准(陈宏薇,200026),其中的“意义”包括指称意义、言内意义和语用意义。如果这三方面的意义都能再现,则可以求得译文与原文“功能相似”。这种分析事实上就是将宏观的翻译标准具体化的过程,在基础笔译教学中值得借鉴。

分享到:
脚注信息
南宁市言成翻译有限责任公司网站 桂ICP备12003798号
地址:广西南宁市东葛路27号银宇大厦A座第9层905号 邮编:530022 电话:0771-5712687  传真:0771-5712687 XML地图-HTML地图
QQ:64679306 / 2369229590  Email: [email protected]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2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