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
当前日期时间
新闻搜索
新闻详情
典籍文化词的翻译与文化补偿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2-12-21 08:45:01    文字:【】【】【
摘要:典籍翻译中常遇的难点之一就是传统文化词的传译问题,故对如何传译文化词丰富文化意蕴的具体技巧和补偿策略进行梳理和总结不但有利于典籍翻译的顺利开展,也有利于减少或避免文化损失,达到弘扬和传播中华民族文化之目的。

典籍文化词的翻译与文化补偿

江苏无锡江南大学外国语学院 朱义华

【摘要】典籍翻译中常遇的难点之一就是传统文化词的传译问题,故对如何传译文化词丰富文化意蕴的具体技巧和补偿策略进行梳理和总结不但有利于典籍翻译的顺利开展,也有利于减少或避免文化损失,达到弘扬和传播中华民族文化之目的。

【关键词】典籍翻译;文化词;文化补偿

1、导言

随着对外文化交流的进一步发展,国别文学与世界文学互动与交流将大大加強。为了获取平等交流的话语权,我们必须加大文化资本的输出,即加大民族特色浓郁的文学文化经典作品的译介,而不只限于引入西方作品。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冲破国别文学与总体文学的界限,积极参与世界文学文化体系的构建。而传统文化典籍则是国别文学的经典之作,也是文学文化的精粹所在,如何翻译它们来弘扬和传播中华民族文化并参与世界文学文化多元系统的建构不但是翻译学研究的一个重要范畴,而且还是开展平等对外交流的前提与保障。

2、典籍翻译与文化词

文化典籍翻译主要是指中国历代文学、哲学、史学、艺术等领域的经典之作的对外翻译(包括中国人和外国人的译作)及其翻译研究(包括文本批评和理论问题研究)(王宏印,200348)。因此文化典籍英译研究也就相应包括对典籍的具体翻译操作和相关的理论研究两大部分,而本文则主要是从前一层面来探讨的。文化词,顾名思义为与某一文化相关的词语,但并非所有与某一文化相关的词都能归入传统文化词的范畴,这是由于“文化”一词的外延太广所致。为此,我们不妨先从一个看似无关的命题“中国英语(China English)”着手。李文中(1993)认为“中国英语”同英国英语和美国英语一样是英语的一种国别变体(variety),它不同于“中式英语(Chinese English)”或“中国式英语”(Chinglish),它是以规范英语为核心,表达中国社会文化诸领域特有事物,不受母语干扰,通过音译、译借及语义再生诸手段进人英语交际而具有中国特点的词汇、句式和语篇。其他学者,如汪榕培(1991),杜争鸣(1998),姜亚军,杜瑞清(20012003)等也持有类似的观点,认为“中国英语”是一种客观存在,它是用来表达中华民族文化中特有事物特色的,一种在中国本土化的英语变体。如果我们对“中国英语”中的词汇部分进行逆向推理,找出他们在汉语文化中对应的原型,就可以得出具有中国文化特色的词汇,即广义上的文化词。而本文将探讨的文化词就是其中的一部分,即中国历代典籍中出现的传统文化词。综上所述,传统文化词指的是出现在中国历代文化典籍中,字词或短语层面上的一个形式简单而具有深厚文化意藴的符号单位,如儒家学派所信奉的“仁”、“义”、“礼”,道家倡导的“道”、“德”、“无为”,中医基本理论的核心“阴”、“阳”、“气”等。

3、文化补偿的重要性与必要性

一方面,翻译是两种语言沟通的桥梁,而语言又是文化的载体,因而译者在翻译源语时也必然是在译介和传播源语所体现的文化。苏珊•巴斯内特(2001)提出了“文化种子移植”的概念,强调了对古典诗歌的译介意义以及翻译研究对文化输出的重要性。而蒋坚松(2001)也突出了典籍翻译的文化交流价值,同时也体现了其_译的难处所在,他指出:“中国古籍是中国传统思想文化的结晶,它在思想内容、语言形式、文化意蕴等方面都有不同于现代作品的特点。如果说一般的翻译要沟通两种不同的语言、文化和受众,那么古籍作品的翻译则要跨越时间去沟通。”换言之,典籍翻译是一种跨时空跨文化的交流活动,译者在翻译文化典籍时必须对源语语境中的每个字词进行考据,特别是要对文化词进行明确的厘定,只有深谙其文化意蕴以后才能产生传神达意的译文。然而,由于文化差异的存在,文化意蕴的传达必然会成为文化典籍翻译中的难点和障碍。故在译入语表达阶段采取文化补偿手段,对充分传达源文本的文化意蕴和帮助异域读者跨越审美障碍尤为重要。

另一方面,任何一个翻译过程都是源语文本逐渐改写成译入语文本并在新语境下获得新生的过程。而在此过程中,对文化词的译介往往会出现“文化缺场(culturaldefault)”所谓“不可译”现象,即一种语言文化背景下的某些概念或表达方式只能部分或根本不能在不损害文化意蕴的前提下映射到另一种语言文化情境中。此时采取文化补偿措施尤有必要,因为典籍作品中文化词的文化负载往往重于语义负载,若不补救,造成文化缺损:不能传神达意姑且不论,异域读者可能感1:不出源文本文化独特性而丧失阅读的兴趣。这将不利于国别文学的输出以及平等参与世界文化的互动与交流。

4、文化词传译的文化补偿措施

秦文化典籍是中国传统文化全面、集中的体现,因而对其翻译应兼顾文本与文化,尤其是文化词的译介是典籍翻译成功的关键之一(朱义华 王宏,2005)。即使译者对源文本有了较为客观准确的理解,但由于中西语言(尤其是古汉语与现代英语),文化之间的巨大差异.,翻译时可能造成或语义或文化或两者兼有的损失,必须根据具体情况采取不同的文化补偿手段,具体可归纳如下:

4.1对等替代法 文化典籍的有些文化词与术i吾在翻译时可以从译入语中找到对等的语言表方式,且不失文化意蕴,此法为文化补偿的最佳手段。译者应尽量先尝试用对等概念或表达方式来传译,减轻读者阅读时的理解负担。如“知与之为取,政之宝也”(司马迁:《史记.•管晏列传》)译为:Know that to give is to take and this is the golden rule of government(王宏印,1998110),其中“与之为取”与“宝”的译法既传译出了其文化意蕴,又符合英语文化的认知方式与行文习惯,可谓一石双鸟。

4.2加注法 此补偿手段是“文化缺场”时传译文化词的惯用策略,可直译加注或音译加注,其中的注释根据相关文化词的功用与重要性可以采用同位注释、脚注或尾注的形式,或释其义、或释其典故、或标出出处与相关文献以供参考。如约翰•诺布洛克(John Knoblock)英译《荀子》中“上食埃土,下饮黄泉”为:“…it can eat dust and dirt above ground and drink from waters of the Yellow Springs below…”其中“黄泉”一词的译法采用了直译加注的形式,其注解为:The Yellow Springsdeep under the earthwere where the spirits of the dead went and so was another name for the under world。其实译者把“黄泉”译成the under worldthe nether world也未尝不可,还可省去注释的麻烦,但诺氏为了保留中国文化的风貌,不惮辛劳,取了直译加注一途(蒋坚松,1999)。又如诺氏把“德”字译成the devirtue,采用了音译加同位注释法。再如《皇帝内经》首部较完整的英译本译者伊尔扎•威斯女士(Ilza Veith)把《素问•生通天论》中的“其生五,其气三,译为:Life hasthe numberfivebreath hasthe numberthree。括号内添加(the number)使译句通顺。由于“五”在上下文中容易理解,指“金、木、水、火、土”五行,而“三”却不易理解,故又在脚注中注明:“According to Wang Pingthe three factors arethe heavenly climatethe subtle spirit of the earthand good fortune(王冰注:‘三,谓天气、地气、运气也。’)。”(施蕴中等,2002)同样其他文化词如“茱萸”、“笏”等的传译也可运用此法迎刃而解。

4.3音形义结合法 此法兼释义、注音和给出汉字三种补偿手段于一体,也包括释义与汉字组合的形义法,这是典籍翻译中采用的一种较独特的文化补偿措施,而在其他翻译中不常见。古籍中的有些文化词,言简意赅,文化色彩浓厚,不同于或不止于字面的意义,又难以在译人语中找到对应的表达方式,只好采取音形义结合法来弥补其他译法可能带来的文化缺损。如:侧隐之心,仁之端也;羞恶之心,义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孟子·公孙丑》)。儒家所倡导的“仁、义、礼、智”等文化概念词并非通常的三言两语能解释得清楚,于是可采用音形义结合法。Derk Boode将其译为:The feeling of commiseration is the beginning of human-heartednessjen仁);The feeling of shame and dislike is the beginning of righteousnessi义);The feeling of modesty and yield is the beginning of proprietyli礼);The sense of right and wrong is the beginning of wisdomchih智)(王宏印,199873)。又如“帝曰:何谓神?”(《素问•八正神明论》)译为:The emperor askedAnd what is meant by shen(神),the spirit?”(出处同上)。“神”字内涵丰富,难以用某一英文概念传达,故译者音译后注明了原汉字,但这似乎又加重了译文读者理解时的负荷,因而再添上释义,力求兼顾文化和读者两方面的因素。

4.4明晰化 中国古典戏剧与戏曲对其剧中人物和角色都有特定的称谓文化词,如:生、旦、末、净、丑分别代指戏中的男性、妇女、中年男子、花脸与滑稽角色。如果照指称意义直译,除非剧中只有一人充当其角色,否则读者将因身份指称不明而不知言出谁家之口。汪榕培(2000)在英译《牡丹亭》时采用的就是明晰化的补偿手段,即标出各角色具体指称的戏剧人物,以人物的名字代替生、旦、末、净、丑等特定称谓文化词来消除因人物身份混淆而导致的文本误解和文化误读。此法也适用于古典戏剧中的其他一些文化术语,如:“介”,也称“科介”。凡是“介”字之前的文字,相当于我们现代的“舞台说明”或“舞台指示"stage direction),即表示剧中人物或演出角色的动作或表情或二者兼有,此时唯有把其对应的动作或表情具体明晰地译出才能做到传神达意。下面四则选自汪译《牡丹亭》:

a[扯外介] []扯、扯、扯,做泰山倒了架。

Pull at Du Bao

Pullpullpull

The father-in-law has to be cool.

b[扯生手,按生肩介] 好好好,包着你玉带腰身把玉手叉。

Pulls at Liu Mengmei’s hand and presses his shoulder

Nownownow

By pressing your shoulderI’ll force you to bow.

[指末介]你、你、你,待求官,报言则把口皮喳。

Points at Chen Zuiliang

Youyouyou

You have indeed much ado.

[丑见介]状元恭喜了。

Greets Liu Mengmei

Congratulations to youNumber-one Scholar.

4.5模糊化 对于一些无关要旨的事物和文化词,有时只需译出其大意即可,而文化特征不必译出,译者可大胆进行模糊化处理。如《诗经•有女同声》篇有这样一句有女同书,颜如舜华……有女同行,颜如舜英。”“舜华”、“舜英”皆指“芙蓉花”,译成like a blossom or like a flower即达“花容月貌”之意(汪榕培,1997218),而具体译成like a hibiscus英文读者反而很难捕捉到貌美的文化意蕴。另外,中国文化典籍中的数字大多是以实代虚,翻译时切忌三思而后行,故诺布洛克将“(楚)分而为三四”译成:the state of Chu was partitioned,而不是拘泥于字面译成:was divided in three and four partswas partitioned three or four times,这实际上也是一个谙熟中国文化底蕴的译者舸作的模糊化处理。有时对数字的模糊化处理更能传神达意,且看王之涣《登鹳鹊楼》中“更上一层楼”的三种译文(见李正栓,2002):

a  You simply climb up a storey higher.(徐忠杰译)

b  I’m ascending one more storey of the tower.(林健民译)

c   You an enjoy a grander sightBy climbing to a greater height.(许渊冲译)

徐译和林译均采用了实译数字的方法,似是忠实而实则不然,意不美,境不远。而许译则意译,对数字进行模糊化处理,既忠实、达意,又传神,真正体现并达到了他“音美、形美、意美”的标准。

•结论

典籍翻译中反映民族传统文化概念的文化词随处可见,为了传神达意地再现原文,在翻译文化词时采取一定的文化补偿手段有其重要性也有其必要性。采取文化补偿措施不但可以再现文化意蕴和减少文化缺损,而且减少读者阅读和审美负荷,从而加速文化的输出与传播,并最终促生国别文学和民族文化与世界文学、文化的平等交流与对话,积极参与世界文学文化多元系的建构。

南宁言成翻译www.gxycfy.com www.gxycfy.cn 整理发布。

分享到:
脚注信息
南宁市言成翻译有限责任公司网站 桂ICP备12003798号
地址:广西南宁市东葛路27号银宇大厦A座第9层905号 邮编:530022 电话:0771-5712687  传真:0771-5712687 XML地图-HTML地图
QQ:64679306 / 2369229590  Email: [email protected]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2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