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
当前日期时间
新闻搜索
新闻详情
言语交际的认知阐释及其对翻译研究的启示 ——关联理论的交际观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2-11-13 17:04:50    文字:【】【】【
摘要:关于言语交际行为,人们先后提出了不同的交际模式论。本文从关联理论的认知视角出发,对传统言语交际模式论进行证伪,指出阐释言语交际行为的“明示-推理交际模式论”的立论基础更加科学,更加符合言语交际的实际,并进一步论证了关联理论的交际观对翻译具有理论意义,尤其适用于阐释译者的源语理解。

言语交际的认知阐释及其对翻译研究的启示

——关联理论的交际观

苏州大学外国语学院 刘迎春

大连海事大学外国语学院 王海燕

【摘要】关于言语交际行为,人们先后提出了不同的交际模式论。本文从关联理论的认知视角出发,对传统言语交际模式论进行证伪,指出阐释言语交际行为的“明示-推理交际模式论”的立论基础更加科学,更加符合言语交际的实际,并进一步论证了关联理论的交际观对翻译具有理论意义,尤其适用于阐释译者的源语理解。

【关键词】交际;认知;明示;推理;翻译

一、引言

关联理论从认知心理学的角度探究言语交际中话语理解的认知心理机制,为解释交际中话语理解的过程开辟了一条新的途径。关联理论把人类交际活动定性为认知活动,其关注的核心是交际和认知。据此,如果我们把人类的言语交际定义为语内交际行为(intralingual communication)是只包含一个明示-推理过程的交际模式(ostensive-inferential communication)的话,那么,翻译这一较为复杂的跨语言、跨文化的言语交际则属于语际交际行为(interlingual communication),涉及源语作者、译者和译文读者,是包含两个明示-推理过程的言语交际模式(Gutt1991)。关联理论虽然不是翻译理论,但是它可以被用来解释和指导翻译,因为翻译毕竟也是言语交际行为,也研究话语理解和语言生成(即表达)的过程。成功进行翻译的前提条件就是准确理解源语;离开了对源语的正确理解,就谈不上翻译过程中的准确表达。

本文首先对传统的言语交际模式进行证伪(falsify),指出传统言语交际模式在论述交际的性质和过程方面存在缺陷。然后,论证了关联理论阐释言语交际的“明示-推理交际模式论”的立论基础更加科学,更加符合人类言语交际实际。最后,本文进一步指出,关联理论的认知-推理交际模式对翻译具有阐释力,尤其适用于阐释翻译过程中译者的源语理解。

二、关联理论对传统言语交际模式的证伪

作为阐释交际的理论,关联理论认为,建立在结构主义语言学和符号学理论基础之上的“语码交际模式论(Code Model of Communication)”以及Grice等人提出的“推理交际模式论(Inferential Model of Communication)”在解释话语理解方面都有一定的说服力,分别从不同的角度分析了人类言语交际行为。但是,这两种交际模式对话语理解的阐释都存在片面性。要探究言语交际的本质和过程,须将两者结合起来进行,才能揭示人类言语交际的一般规律。作为认知语用学的关联理论就是要致力于建构话语理解的认知-推理机制。

1.“语码交际模式论”符号运作机制的缺陷

“语码交际模式论”认为,交际是建立在规则基础上的符号运作,并设想语码完全能够包装思想,对信息的解读不需要在符合之外进行,也不需要其他因素的参与。关联理论认为,这是对人类言语交际行为的过于简单化处理,不符合交际的实际情况。话语理解离不开一定的解码程序,然而,话语理解并不仅仅凭借“解译”句子的语音和语义关系(即字面意义)就能够奏效的。在语言的交际使用过程中,除了有限的语句外,绝大多数语用现象是无法使用解码规则能够解决的。句子(sentence)的语义表征(semantic representation)仅代表语言结构的共性的意义核心,而以同一语言结构体现出的话语(utterance)却可能有不同的阐释。在人类的实际言语交际行为中,句子意义(sentence meaning)与言者话语欲传递的思想内容(speaker’s meaning)之间总会存在一定的差距。句子层面的解译往往是对交际者欲意表达的意义和意图的不完整的解释,甚至误解。话语理解是依赖语境因素的,若要阐释话语的真正含义,需要在话语语义阐释的基础上借助语境信息加以确定。这也就是说明,区分句子和话语,实际上就是否定了语码模式论的理论基础,指出了语码模式理论上先天不足。另外,“语码交际模式论”在解释交际过程时的另一个暗含前提是“共享知识”(common knowledge)和“相互知信”(mutual knowledge)假设,关联理论对此也进行了证伪(笔者将在下文结合关联理论对Grice等人的“推理交际模式论”的证伪对此一并加以论证)。

2.Grice等人的“推理交际模式论”推理机制的弊端

美国哲学家H. P. Grice等人摈弃了语码模式理论,另辟蹊径,提出话语理解的“推理模式”,认为话语的理解主要是一种逻辑推理过程(严世清,1997)。后来,Grice19751978)又进一步发展了这一观点,形成了会话含意理论(conversational implicature)。但是,Grice的会话含意理论所关心的主要是暗含交际。除了Grice的会话含义理论外,J. Austin的言语行为理论认为,说话人说出一句话时,通过陈述一件事来实施一个或几个行为,即“以言指事、以言行事和以言成事”。J. Searle在修订Austin理论的基础上,提出了间接言语行为理论,拟构了一个解释言外之意的十步推理模式。BachHamish1979)综合了Grice的会话含义理论和Searle的间接言语行为理论,建立了一个用来解释言语交际的新模式“言语行为图式论”(Speech Acts Schema,简称SAS)。这一模式把言语交际看作是一个推理过程,提出了听者以言者的话语为基础,进行各种推理的详细步骤。针对上述理论之不足,一些语用学家提出了被称为新格赖斯理论(Neo-Gricean Theory)的语用推理机制,英国语言学家Levinson是这一理论的代表人物。Levinson提出了语用推导的方式原则、量原则和信息原则。Levinson提出的三原则,意在将语用分析引人对语法项目进行合理解释。在建构推理模式时,Levinson试图把它简单地形式化,进行语用推理不考虑语言系统外部因素,如社会文化,认知等方面的各种语用因素,仅仅以语言系统内部因素作为参照系,这便导致了这个推理机制在实际操作时陷入困境,无法解决实际问题,似乎又回到了语码交际模式的老路上去了,并且也偏离了语用学研究的方向。(周建安,1997

“语码交际模式论”和Grice等人的“推理模式论”认为,要成功地进行交际,交际双方不仅要有“共享知识”,而且交际双方还必须“相互知信”,关联理论对此进行了反驳。处于同一世界的两个人,因为其所受的教育程度不同、社会文化背景不同,不可能拥有毫无二致的世界知识。假设两个人享有某些共同的世界知识,那么彼此又怎样知道对方也享有这些世界知识呢?这就涉及“相互知信”的问题。从人类认知的实际情况来看,“共享知识”和“相互知信”从心理上讲是不现实的,只是交际双方所追求的一种理想境界,因而也就不能真实地反映言语交际时的认知状态。当然,关联理论并不否认交际时一定程度的“共享知识”的存在,一定的共有知识也是交际得意顺利进行的一个必要条件。

另外,在Grice等人的“推理模式论”中,语境被认为是交际双方共知的、静态的、预先设定的事物,而不是推理过程中产生的,把语用推理看作是一种人的知识因素加上具体语境因素的综合推理过程。关联理论认为,这种静态语境观未能清晰地阐明语境的性质和作用,其主要问题是没有考虑人类认识客观世界的实际情况。传统的静态语境观没有解释交际者如何生成语境并将其用于意义指导这个动态的认知过程。(蔡芸,1997)因此,这种传统的语境概念对于阐释语用意义推理的实际过程并无多大帮助,因为它不能客观地反映语言使用时交际双方的心理状态。语用推理并不一定要依赖具体的语境,因为语言使用者通过经验或思维已经把有关具体的语境内在化、认知化了。“这种语用因素结构化、认知化的结果,就是大脑中的认知语境。”(熊学亮,1996

三、关联理论对言语交际的认知阐释

关联理论丰富和发展了以往阐释言语交际的各种理论,比较全面地揭示了人类的认知规律,克服了传统语用学对交际的片面解释。同时,关联理论承袭了当代科学的研究方法,具有跨学科的理论支撑。它把形式语用学与逻辑语用学融为一体,是迄今为止最有说服力的解释交际的理论。因而,关联理论对复杂的言语交际行为的解释更具可信度,其立论基础更加科学,其明示-推理交际模式符合言语交际中话语理解的认知心理实际。

1.更加科学的立论基础

关联理论继承和发扬了Grice的“会话准则”(maxims of conversation),但它并不是对Grice的会话准则四范畴之一的关联原则(Grice1975)的简单扩充与修正。它综合了语言哲学、当代认知心理学和人类行为科学的研究成果,因而,其理论背景是多元的,立论基础更加科学。

1)人类认知心理状态的趋同性——话语理解的认知基础

关联理论认为,言语交际实质上是借助语言手段来进行的认知活动,交际双方是认知活动的主体,通过言语表达的交际内容是认知活动的对象。在言语交际这种认知活动中起主导作用的是交际双方所具有的认知心理状态,也就是人的认知能力。这种认知能力包括人的智力水平、知识水平、社会心理和社会文化积淀等(周建安,1997)。在交际过程中这种认知心理状态表现为交际者的认知心理趋向。个人的认知心理通常是社会认知心理的表现,正因为社会认知心理基本趋同,言语交际才能顺利进行,听者才能顺利完成话语的理解。例如,你邀请你的一个朋友晚上去喝咖啡,他对你所我今天想早一点睡觉,明天要早起。”你对朋友答语的正确理解就是基于趋同的社会认知心理,和趋同的思维模式,即交际双方都认识到:咖啡使人兴奋,容易让人睡不着觉,而你的朋友今晚想早一点睡觉,因而他的答语就是“婉谢”你的邀请。

2)人类大脑信息加工过程——话语理解的运作机制

关联理论的认知观念主要建立在J. A. Fodor的认知心理学理论之上。Fodor•在他的著作《人脑的模块结构》(1983)中指出,人脑由一个中心系统(central system)和各司其职的“模块”(module)组成。各个不同的“模块”根据其不同的自身特点吸收不同的外界刺激信号(stimulus),然后把这些信息输入中心系统,变成“心理表征”(mental representation),由中心系统进行处理。根据该理论,SperberWilson认为,言语交际便是这样一个过程:负责接受语言刺激信号的“模块”接受外界语言刺激,然后把它传输到中心系统,由这个中心系统进行运算和破译。由此看来,言语交际过程理应是一个推理过程,而不是简单的编码一解码过程。正是这种“模块论”的认知理论背景,SperberWilson认为,对言语交际的研究应着眼于根据信号所进行的推理和运算过程。

3)人类行为科学的省力原则——话语理解的指.导原则

关联理论的核心原则是最佳关联原则(principle of optimal relevance),即以最小的处理努力(processing effort)来获得最大程度的语境效果(contextual effects),即语境含义(contextual implication)。最佳关联原则中有关省力的定理(least effort principle)并非SperberWilson的新发现。人类行为学家G. K. Zipf早在其《人类行为和省力原则》(1949)一书中曾经指出,指导人类行为的准则是省力原则。人类从事任何活动都试图以最小的耗费去获得最佳效果。一旦付出了较多的气力,人类便会要求更大的效果。事实上,关联理论的“最佳关联原则”中的第二条:在同等条件下,所付出的处理努力越小,相关性就越强(Wilson & Sperber1986)显然与Zipf提出的省力原则(亦即经济原则principle of economy)有相同之处。

2.更加符合言语交际实际的认知心理模式

关联理论认为人类交际是语码模式和推理模式共同作用的结果。言语交际过程中的话语理解既不像前者所说的那样简单地建立在符号和规则之上,不涉及语境因素,也不像后者所说的那样片面,主要关注暗含交际。在关联理论看来,解码是话语理解的开始,也是推理的开始,没有解码,推理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推理又是在解码基础上认知的深化,话语理解只有在解码的基础上向推理方向发展,才会真正把握说话人的意义和意图。关联理论认为,“言语交际是一个明示-推理的过程,并从认知语言学的角度提出言语交际是按一定推理思维规律所进行的认知活动”(苗兴伟,1997)。事实上,关联理论阐释言语交际行为的明示-推理交际模式确立了符合人类言语交际实际的认知心理模式。

1)认知语境与相互明白

关联理论认为,成功的交际是交际者和交际对象对认知语境是否明白和相互明白。“认知语境”是一个心理结构体(psychological construct),是在话语理解过程中形成的,而不是事先预设的。关联理论将认知语境定义为“心理上可以明白(即感知和推理)的事实或假设的集合”。当两个人的认知环境中显映相同的事实或假设时,他们之间便产生认知环境的交叉,或者说他们共享同一认知环境。认知环境对认识主体构成影响,对认识主体进行刺激,引发其思维;认识主体对认知环境有巨大的主观能动作用,即没有不可认识的事物,只有认识上的透彻与否。认知环境里的诸事实及其相互关系,不但对认识主体构成刺激并引发起思维和推理,而且是认知主体获取正确推理结果的基础,是认识的源泉。“相互明白”比传统语用学的“共享知识”更为具体、更接近信息交流时的认知状态。关联理论强调认识主体之间对认知环境必须做到相互明白,交际才能成功。所谓“相互明白”,就是指认知环境里的两个有机体(认识主体)的环境的交集(intersection)。这种交集指把两个有机体原先各自的环境(包括对同一环境做出的不同理解和假设)合二为一,共同丰富共处的认知环境;而两个人共有的总认知环境(total cognitive environment),自然地成为二者总认知环境的交集,即两个人都能明白的一组存在的事实。既然交际是认知环境下的交际,交际的成功又依赖于认知环境的“相互明白”,那么,交际的实际过程又是怎样的呢?

2)明示与推理

关联理论认为,交际是认识主体的交际,是大脑信息加工过程。说话人是信息源,听话人是信息目标;说话人示意交际意图(明示),听话人推导说话人的意图(推理)。主体之间虽然有分工,但不缺乏合作。事实上,关联理论十分注重交际者相互之间的配合与协调,认为说话人应保证话语与议题有关联,听话人也应该尽力使理解贴近说话人的意思。言语交际双方的话语之所以能被对方识别,是因为双方共享一定的认知环境,交际是认知-推理的互明过程,即交际成功的决定因素是交际者对认知环境的明白和互明。如上文所述,虽然认识主体之间对认知环境的认知存在差异,但交际双方能够通过互明使言语交际进行下去,整个言语交际过程是一个明示_推理的认知活动。

交际首先是交际者的明示行为。;明示行为的作用是:通过说话引起交际对象的注意,诱发听者思考,即明示行为的“示意”(showing something)目的。通过说出一句话,向听者表达更深层次的目的或意图,即明示行为的“施意”(meaning something)目的。言者的明示行为之后,即为听者的推理过程。.在关联理论看来,没有交际对象,交际就失去意义。交际对象根据交际者明示行为所进行的推理是关联理论交际观的核心所在。因为说话人的示意行为虽然在某种程度上已经传达出一定的信息,但是,说话人的表达效果总是有限的。他的话语背后若有什么隐含意义,听话人则必须根据认知语境进行判断、推理。总之,“明示”之后的“推理”必不可少。无论是言者明说还是暗含,听者都需要推理,“明示-推理”构成了符合人类言语交际实际的认知心理模式。


分享到:
脚注信息
南宁市言成翻译有限责任公司网站 桂ICP备12003798号
地址:广西南宁市东葛路27号银宇大厦A座第9层905号 邮编:530022 电话:0771-5712687  传真:0771-5712687 XML地图-HTML地图
QQ:64679306 / 2369229590  Email: [email protected]